求文

穿越文,司马懿和诸葛亮是邻居,现代司马懿是幼儿园老师,现代的诸葛亮穿越到赤壁之战的时候了,三国的诸葛亮穿越到了现代,然后两个人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最后诸葛亮们又穿越回原来的自己身上了


真的怀疑策划大大在磕亮懿推亮懿,官配cp都没有在下棋call自己的对象,亮懿简介都是对方的明细,再加上棋逢对手的cp加成,你品,你细品

最后一章

  抓到朱蒂后,贝尔摩德就把她铐在了桌子旁边,毕竟一个活人总比死人要有用的多。


  卡尔看着朱蒂没挣扎的迹象,嘴角漏出点嘲笑的意味,贝尔摩德这时候联系了一下琴酒,告诉他计划不变。


  卡尔此时松了口气,从隐秘的口袋里掏出一小张卡递给了贝尔摩德。


  朱蒂悄悄瞄了一眼,低着头摆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朱蒂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但到了今天这种地步,生或死都影响不了最终的结局。


  远处,围绕着漫画家的步局已经拉开了帷幕,距离太远,水浪声模糊了枪声,也模糊了脚步声。


  安格斯偷偷摸上了船,放到了在外面看守的一个人,没想到被另一个人撞见,那个人刚喊一声就被安格斯近身放到了。


  卡尔和贝尔摩德注意力被转移了过去,但还是对朱蒂有所警惕,两人来到门前一左一右,卡尔示意贝尔摩德跟着他一起出去,于是,卡尔先走出了门,贝尔摩德整理着弹夹马上就要跟着走出去的时候,朱蒂就用藏起来的枪给了贝尔摩德一枪,导致她左小腿被整个贯穿,卡尔回头见此想要带走贝尔摩德,朱蒂又射出一枪打伤了贝尔摩德的另一条腿,卡尔见此放弃带走贝尔摩德独自跳水了。


  安格斯已经冲了过来,他制服贝尔摩德将她的手反铐住,朱蒂靠着桌子有点体力不支的往下倒,安格斯担忧的看着朱蒂。


  贝尔摩德站不起来,只好就着安格斯的力道勉强站着,开口嘲讽到,“没想到你会做到这种地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不过今天你们注定要失败了。”


  朱蒂并不在意她说的话,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走到她面前开始搜身,找到那张内存卡,直接一枪打爆了。


  赤井秀一那边战斗还在继续,他和詹姆斯又沟通了一遍,最后詹姆斯答应他冒险的方案,赤井秀一独自驱车去了别的地方。


  朱蒂准备让安格斯调转船头,突然后面传来了爆炸声,原来卡尔并没有走远,只是在远处监视,发现来的只有安格斯自己,所以决定打爆油箱。


  “抱歉了亲爱的朋友,看来你要和他们一起去了。”卡尔说着就割断了其余救生艇的绳子,然后跑到远处打爆了油箱。


  朱蒂和安格斯稍微猜想了一下就明白发生什么了,安格斯首先去后面查看了一下救生艇,发现绳子都被人割断了,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个小汽艇,但是只能坐两个人。


  “朱蒂,我只找到了一个小汽艇。”


  “能坐几个人?”


  “我不知道。”


  朱蒂其实说不上来多大意外,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你先带她走吧。”


  安格斯明白她想做什么了,“其实她只是一个人质而已,早就该死了,你为什么…”


  “我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可以亲手送她上法庭,审判她的罪过,现在我已经抓到她了,看来要麻烦你帮我送一程了。”


  安格斯还想说,朱蒂又开口说道,“我其实比现在看起来好不了多少,我没办法带走她,你送她去詹姆斯说的地方,这个船还能再坚持一下。”


  安格斯安置好贝尔摩德回头看朱蒂,朱蒂摸了摸他父亲的眼镜,“你快走吧,记得看好她,她可不是什么老实人。”


  “那,再见。”


  “再见。”


  安格斯带着贝尔摩德离开了,几分钟后,漆黑的湖面倒映出他们的影子,后面火光冲天,那艘船已经爆炸了。


  群马这边战斗已经迎来了高潮,很快到了尾声,至此这个组织才真的覆灭,赤井秀一也回来了,带着一身的伤。


  詹姆斯接到了安格斯的电话,看了赤井秀一一眼,想了想还是开口了,“赤井,我刚接到电话说朱蒂遇险了。”


  “她现在在哪?”


  “现在还没有找到。”


  赤井和搜救队找了好几天,直到第三天才有人报案,说有人打急救电话,救了一个不知身份的外国女人,现在人在重症室。


  赤井听到后立马赶了过去,确认了是朱蒂,但是现在还在昏迷中。赤井也受了伤,这几天伤口有恶化的情况,就住在了朱蒂临床。


  一个星期后,赤井去外面买午饭,朱蒂就是在这时醒的,她醒来后感觉脑子晕乎乎的,手脚无力,废了半天力气才坐起来,床头铃离她有点远,她就没有去尝试,中午的阳光只晒到了她的一点床脚。


  赤井回来的时候朱蒂正看着窗户发呆,听到门响扭头看向赤井,赤井把他买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按了铃,“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朱蒂摇了摇头,赤井帮她把枕头竖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被子,看她欲言又止的神色,开口问道,“是哪里不舒服吗?”说着拿起旁边的湿毛巾给朱蒂擦手。


  朱蒂再度摇了摇头,“我好像记不清一些事了,我忘了我是谁了。”


  赤井顿了一下,慢慢给她擦另一只手说,“总会想起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啊?”


         “赤井秀一。”


         “我是叫你赤井吗?”


         “不是,你只叫我秀一。”


         “秀一。”


         “嗯。”


  医生做了检查表示是脑子遭受了重击,里面有瘀血还没有化干净,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恢复,虽然损失了大部分的记忆,但是不影响正常生活。


  朱蒂遗忘的主要是这几年的记忆,对小兰他们的印象只剩下了学生,也忘了为什么来日本,忘了赤井曾经假死过,忘了许多事,但还记得为什么进FBI,和最后抓捕到了凶手。


  番外篇(这么多天过去了,老子还是希望他们在一起)


  几个月后,朱蒂就和赤井秀一在一起了,结果还没几天朱蒂就恢复记忆了,她思索良久还是决定说明白。


  “秀一,我恢复记忆了。”


  “那明天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我是因为失忆所以才追的你。”


  “我没有失忆,而且是我不让他们告诉你的。”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其实,我不想你因为愧疚选择我,我只是执行任务而已。”


  “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我知道,可是…”


  “朱蒂,我是因为喜欢所以才和你在一起的。”


  ……


  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7

  暮色降临,昏昏沉沉的云在天上漂浮着,还没有到夏天,晚间的风吹着稀疏的树,带着叶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日本警方格外重视这次行动,为了避免意外,直接减少了大部分外围的警力部署,只留下了少部分精锐中的精锐,安室透的身份早已暴露,现在留在警方,安排在了突击队。


  赤井秀一一如既往的在远方狙击待命,漫画家住在外环路上,离山很近,离河很远。赤井秀一和詹姆斯只调整了FBI里的部分人位置,也没有告诉日本警方相关部分的人。

  另一面,安格斯注意到卡尔已经从基地溜走,通知朱蒂后,自己也跟了上去。

  卡尔开车一路走的小路,朱蒂根据追踪器一路远远的坠着,安格斯知道朱蒂的计划,也知道自己不在计划之中,但那个计划不得不说有点异想天开和疯狂。他还是不放心,但只有朱蒂有追踪器的信号,他跟到一半还是失去了踪迹。


  卡尔甩了安格斯以后,不免有些掉以轻心,收到短信后就把车停在了一家餐厅里。小心翼翼的从后门打车去了港口。


  朱蒂一路尾随着他,发现他弃车乘搭轮船后,不得不思考下一步怎么走,租了一辆小型游艇,又打电话找来了安格斯。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安格斯来的很快,朱蒂想也知道怎么回事。

  “安格斯,我们现在是在违背上方命令,你确定相信我,就算成功,也会有惩罚,如果失败,我们可能会被认为叛变。”


  “我很清楚,但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我还没给你介绍男朋友呢。”


  朱蒂没想到安格斯对她这么信任,有些感动。于是两人稍作装饰就上了游艇。


  朱蒂搜到这艘船的目的地是群马县的临县,虽然属于临县,却和群马县离得特别近。


  赤井秀一这边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詹姆斯偷偷联系朱蒂,却没有打通她的电话,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所以詹姆斯只好先放下朱蒂这边的事。

  赤井秀一今晚有点亢奋,也不是很亢奋,就是比以前更加冷静自持的他,更加生动一些,就像他以前一般话也不是特别多,也不是特别喜欢和人聊天。


  就像现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居然漏出来了一点笑意,詹姆斯不动声色的收起手机,准备离开,却被赤井秀一叫住了。


  “詹姆斯”,赤井秀一突然开口,着实吓了詹姆斯一跳,“怎么了,赤井?”


  “我想这次任务完成之后休个假,时间不定。”

  詹姆斯没想到赤井要和他说的是这件事,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是有什么事吗?”


  赤井轻咳一声掩饰道,“有些事情一直没有处理,耽搁太久了,我想去处理一下。”

  詹姆斯微笑表示没问题,“这段时间你们确实辛苦了,如果顺利的话,收尾工作就不用这么多人一起了,你说不定可以休个长假。”


  “那,朱蒂那边忙吗,我想去找她。”赤井秀一说到朱蒂的时候,语气总会轻上两分。


  詹姆斯这才反应过来,赤井秀一说的事情和朱蒂有关,想到那个没打通的电话和朱蒂遮遮掩掩的小动作,詹姆斯尽量让自己不要想那么多,故作轻松的说,“我会联系那边的,你放心。”


  然后就跑了,赤井擦拭着狙击枪,倒是没注意到詹姆斯的表情,时间一到,他心里便只剩下任务了。


  朱蒂跟着轮船靠岸,发现有人接应卡尔,看身形是个女人,朱蒂看着那个背影有些惊讶,夜色恍惚了那些细微的神情,安格斯并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两个人跟踪着他们,这次依旧是水路。

  他们也是游艇,根据观察,人不多,大概只有5-6个人,朱蒂决定先下手,安格斯控制着游艇开始提速,朱蒂跟着游艇潜到了卡尔的船下,慢慢摸了上去,用麻醉枪放到了两个,安格斯已经驾驶着游艇超过了卡尔,卡尔他们刻意放慢了速度。

  

  朱蒂偷偷走到了门口,卡尔正在和贝尔摩德说话,另外两个人站在贝尔摩德后面,“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站在这里都是你们造成的,是你们的人泄露了我的秘密,我才不得不离开那里的,现在你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还想我加入你们。”


  贝尔摩德用她一贯轻蔑的口气嘲讽到,“真可惜,你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看不清事实,我们接你出来不过是和你做交易,你以为现在你可以去那里,伦敦的警察没有监督你吗。”


  说到这里,贝尔摩德示意站在身后的两个人向门口查看情况,继续说,“你除了加入我们有什么别的路可以走吗,你以为你还有卷土重来的可能。”


  卡尔看出来贝尔摩德的打算,但是又怕她在做戏,半真半假地说,“聪明人是不会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的,你保证我能离开日本,我自然把你想要的给你。”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话音刚落,就有人从门口冲了出来,朱蒂立刻打倒了一个,另一个拿着枪也出来了,朱蒂找到掩体确保自身安全,对枪成功把另一个也放到了。


  贝尔摩得和卡尔把朱蒂前后位置堵住了,朱蒂向卡尔那边突围,结果被卡尔打中了两枪,其中一枪打在了腿上。


6

  27号,赤井秀一给朱蒂打了许多通电话,但是一直没人接,他去找詹姆斯时看到一个很像朱蒂的身影匆匆离去,也没有多想,以为是哪个同事。


        “詹姆斯,”​赤井秀一打了声招呼,慢慢走了过去,眼神从转角收了回来,“我给朱蒂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是她那里出什么事了吗?”

  

  詹姆斯​回身看向赤井秀一,“不是,我刚才通知她的时候,她说她刚醒,手机没电关机了,刚开机而已。”


  “那她这次回来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如你自己问问吧。”


  “那好,这次和日本警方合作,晚上再商量一下​计划吧。”


  “也好。”​


  赤井秀一掏出手机往回走,准备打电话问问,詹姆斯突然开口叫住了他,“赤井。”


  赤井秀一​疑惑的回头,看向詹姆斯。


  詹姆斯斟酌了一下语气,缓缓道,“朱蒂有她自己的想法,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说服她回来。”​


  赤井秀一笑了笑,“我也希望她能回来。”​说着拨打了朱蒂的手机号,朝詹姆斯挥了挥手机,回头继续朝前走了,“先走了。”


  很快,这次电话就通了。


  赤井秀一靠着墙带着些微笑意,语气有点压不住的轻快,“喂,朱蒂。”


  “赤井?”对面似乎很惊讶,“怎么了,是有什么事了吗?​”


  赤井秀一眼睛稍微眯了起来,手指头不自觉的磨搓了几下,语气也跟着沉了下来,“28号有狙击行动,你还回来吗?”


  “我知道,不过我这里暂时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就先不回去了。”


  “哦,为什么?”​为什么不回来。


  对面沉默了良久,才开口,“我放弃了。”


  赤井秀一心里愈加烦躁,眉头皱成一团,想让自己语气稍微和善一点,“这就是你的理由?”说完他自己就气笑了,“朱蒂,你究竟在干什么,你真的,是在当卧底吗?”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吵架,最后不欢而散。


  赤井秀一​放下手机后,低头看着路面,想着那句赤井,越想越烦,脸上却还是风平浪静。


  朱蒂还没放下手机就听到有人在偷笑,收起手机拿眼神瞟了一眼​门口的安格斯,“笑什么,我要的东西呢?”


  安格斯尴尬的走了进来,从口袋里把子弹拿了出来,“按照你说的都准备好了,这个带标记里面是最新的卫星定位芯片,剩下几个是另一种。”


  朱蒂接过子弹,和自己手枪里的进行了对换,收拾好就和安格斯一起出去了,经过了重重安检偷偷摸摸到了卡尔的办公室,十几分钟后才出来,手里还多了一份芯片。


  卡尔看着走廊上的监控摄像头,​轻轻笑了笑,嘲笑道,“到底还是年轻人,想法总是那么天真。”


  朱蒂走出来后找到了安格斯,随手把芯片扔给了他,安格斯吹了口哨,笑道,“计划成功​?”


  朱蒂笑了笑,“至少成功一半,不行我们就换B计划。”


  “B计划是什么?”安格斯发动车子疑惑的问道。


        朱蒂​调整了一下座椅,慢悠悠道,“等死啊。”


  安格斯噎了一下,“能成功吗,我觉得你这太冒险了吧。能活着回来吗?”


  “听天由命吧。”


  安格斯看着朱蒂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由的叹了口气。​“你怎么什么都不在乎啊。”

  

  朱蒂没回他,低着头给詹姆斯发消息,通知他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明天的表演了。

  

  第二天中午,赤井秀一刚出门就看到朱蒂倚着她的车在那里站着,有点惊讶,“朱蒂!”

  

  朱蒂听到开门声看了过去,脸上带着笑容很亲切的样子,“秀,好久不见。”

  

  赤井关门的手停顿了一瞬,然后自然而然的关上了门,低头勾起嘴角轻轻笑了笑,抬头又是平静的样子,“好久不见。”

  

  朱蒂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等他上车,“一起吃个饭吧。”

  

  “求之不得。”

  

  路上朱蒂一直没说话,赤井秀一编辑完短信发了出去,随便找了个话题开始聊天,“话说,朱蒂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放心不下,还是想看看。”

  

  赤井秀一笑着看着她没说话,朱蒂看了他一眼,“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吗?”

  

  “怎么会,不过你要进组吗?”赤井秀一笑着问道。

  

  “不进了吧,怕打乱你们的计划。”

  

  “真失望。”

  

  “可以给我讲一下计划吗,虽然不参与,但还是有点好奇心。”

  

  “好啊。”然后赤井秀一就给她讲了一整套计划的流程,还有人员的布置,没太具体,期间一直在注意朱蒂的表情。

  

  吃完饭,赤井秀一就微笑着和朱蒂告别,自己去了FBI和日本警官的临时联合场所,找到了詹姆斯,通知他计划有变,希望日本警方比约定的晚到15分钟,然后又一个人躲到墙角抽烟了。

  

  他扒拉着手机,用了一根烟的时间思考,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准备走人了,却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Good luck”。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

  

  赤井秀一看着短信笑了下,远处安格斯看着赤井秀一,回头问朱蒂,“不下去看看,都有人冒名顶替你了。”

  

  朱蒂笑了笑,“不用,做戏要做全套。卡尔行动了吗?”

  

  “那个老狐狸,估计要等到晚上了。”

  

  朱蒂走到窗口,看着赤井秀一离开的背影发呆,沉默了良久。

  

  good  luck

有没有人剪视频,关于薛之谦的我害怕和秀朱的视频。

分享歌词:

我害怕你的消息,

不经意被谁提起,

像曾贴着我耳边的气息,

我害怕某个旋律,

带我回某个场景,

你说如果雨停了我们就在一起,

我害怕某条街道,

有你留下的记号,

会自以为是你对我的需要,

我害怕那段旅行,

继续在我的梦里,

我还相信你说的,

离开的原因,

我害怕整理行李,

我害怕关灯休息,

我害怕揉揉眼睛,

就错过了你,

我害怕人潮密集,

我害怕山川小溪,

我害怕我在附近,

却找不到你。 

5

    吃完饭朱蒂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詹姆斯后笑了笑,开口道,“我会和青木回伦敦,赤井那里,请你们多注意了。”然后拿出来另一个手机先走了。


    詹姆斯收起手机,准备离开的时候,赤井秀一推门进来了,“不好意思,詹姆斯,我想和你谈一些事情。”詹姆斯点头示意他坐下来说话。


    “关于朱蒂正在做的任务,有什么我能知道的吗?”赤井秀一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好像问的并不是他关心的一样。


    詹姆斯正在看朱蒂给他的手机,闻言收回了手,笑道,“朱蒂正在做的任务,我上一次不是给你说了吗,她只是去做监察,和卧底是不一样的,伦敦的同事也会保证她的安全。”


    “卡尔那边呢?”


    “有同事发现卡尔私自贩卖军火,因为和军部也有牵连,所以上面要求我们派人监管搜查证据,朱蒂身边也有军部的人。因为还没公开调查所以现在还是保密阶段,至于其他,我想你也能猜到吧。”


    赤井秀一看着他点了点头,詹姆斯调整了一下坐姿,“这次之所以没告诉你是因为朱蒂拜托我别说,她说她可以处理好这件事,关于黑暗组织方面,你比别的人都更为熟悉,不想你因为别的无关痛痒的事而分心,所以这件事交给她就好了。”


    “那假死呢,是为了新身份吗?”


    “当然,不过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赤井秀一疑惑道,“什么意思?”


    詹姆斯平静的说,“她说正好和以前的人生告个别,开始新的人生。”


    赤井秀一闻言愣了一下,然后也说不上什么表情,总之,看起来永远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朱蒂一直没离开饭店,在停车场找到青木之后换了鞋,等詹姆斯和赤井秀一都走了之后才离开。


    青木是军方的人,因为职位比朱蒂的低而必须服从她的指挥,他不懂为什么要构建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欺骗一个看起来与事情毫无关联的人。


    “若拉,”青木已经习惯这么叫朱蒂了,对他来说这样叫也更习惯和安全,“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呢?”


    “什么真相?”


    “比如这件事其实很危险,或者你很关心他。”


    朱蒂听完他说的话笑了起来,“其实这也不算真相,我又不只是为了他。安格斯,你有女朋友吗,这次出任务你有告诉你爸妈吗?”


    “那不一样。”


    “怎么说?”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我一定要告诉她我为她做过什么,我要让她知道,我曾经那么爱她以至于我为她做了多少感天动地的事情。这样她才会感动,才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我的浓烈的爱意”青木坐在驾驶坐上大声说道,“我那么爱她,一定要让她全都知道。”


    朱蒂看着眼前这个光彩照人的年轻人,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很矫情,可是,这一次不是为了他,是为了保护银色子弹,不是为了小爱,是为了大义。“安格斯,如果这次计划能够成功,我们能平安回来,开个party怎么样?”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主意,若拉,到时候我叫上我的朋友,介绍他们给你认识,忘记那个不懂得珍惜你的男人吧。”青木开心的笑了起来,哼起了伦敦那里的民谣。


    朱蒂跟着他哼着歌,看着外面飞逝而过的景色,心想着,如果我能回来,如果我能活着回来,那该多好啊。


    赤井秀一回到东京后又步入了忙碌的抓捕中,随着组织外部的钉子被一一拔除,真相也越来越清晰,相比较日本方面的压抑气氛,伦敦就显得分外平静。


    吃完晚饭,赤井秀一和FBI的人商量了一下作战计划,最新截获的情报显示,琴酒等人藏身在鸟取县的一座废弃仓库里,28号晚,他们会去杀一个名为青山的漫画家。(你们知道是谁。)


    计划拟定在28号晚,离现在还剩下两天,赤井秀一等分配好任务之后,自己独自一人来到了楼顶,惯例打开了那封短信。其实内容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只是习惯性打开看看。他也不知道,如果等到琴酒死了,组织没了的那一天,他是不是就会删除这封短信。明美已经去世很久了,小哀越来越像小孩子,变得阳光明媚善良起来,等到组织被灭的那一天,小哀就可以真正的站在阳光下。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开心的人有很多,过得不好的算下来好像只有朱蒂一个。明明刚来日本的时候,朱蒂还会和小兰柯南他们开玩笑,后来他假死,为了真实没有告诉朱蒂,那个时候,朱蒂笑的好像就没有那么开心了,后来,他回到了朱蒂的身边,但朱蒂好像只开心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直到抓捕行动开始,贝尔摩德被朱蒂放跑了,她好像就不再开心了。


    “朱蒂。”而后是沉重的叹息被风吹的七零八落。


(私设:在抓捕行动刚开始,朱蒂本来能够抓捕到贝姐,但是贝姐利用了赤井秀一和小哀,从精神上打击了朱蒂,所以逃走了,朱蒂因为她家人的关系,痛恨自己没有成功。卡尔不光贩卖军火,还和黑暗组织有联系,不过他不是成员只是合作者。卡尔真正的意图是击杀赤井秀一,所以为了保护他,朱蒂自愿请求做卡尔身边的卧底,所以有了第一章的假死。青木,即安格斯,是军方的人。为了提防赤井秀一察觉到这件事的真实目的,朱蒂做了多重准备,大阪确实是偶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朱蒂安装了摄像头,所以知道赤井秀一在她鞋上安装了窃听器,轮椅上那个是为了混淆视听,朱蒂将计就计导演了和詹姆斯的对话。赤井秀一因为朱蒂假死不信任朱蒂,所以才会安装窃听器,但是他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这么提防他,所以相信了朱蒂和詹姆斯说的话。)

4

    吃完饭后,柯南就跟着赤井秀一回了房间,快要睡觉了他还是什么都没干,柯南终于忍不住了,“可以确定是她吧,你不去找她聊聊吗。”


    赤井秀一正在整理床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伸手揉了揉柯南的脑袋,“半夜去女士的房间可不是好习惯。”柯南拍开他的手,呵呵笑了两声就钻进被窝不理他了。


    半夜12点多的时候,柯南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感觉身边有轻微的响动,等了一会从被子里起来看才发现身边睡着的人没了,深感无语,索性也不睡了,就等着赤井秀一回来好好嘲笑他。


    赤井秀一观察好情况后,从上面跳到了白石小姐房间的阳台上,先来到了客厅把窃听器安装在白石小姐的鞋上,然后再去敲得卧室的门,等了一会儿,白石小姐才慢吞吞的打开了门,“半夜来女士的房间,还不敲门,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冲矢昴先生。”


    赤井秀一收回了想进去的脚,往后退了退来到了客厅前面,白石小姐紧随其后推着轮椅也出来了,赤井秀一等她停下才开始说,“朱蒂,为什么突然做这么危险的任务,为什么没有和我商量一下,你应该知道你并不适合做这次的工作。”其实语气更像是质问。


    朱蒂看着赤井秀一没说话,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最后还是赤井秀一先妥协了,蹲了下来,看着朱蒂说,“你答应过我不会去做卧底的。”


    朱蒂低下了头,避开了他的眼神,“不是卧底,只是监察。”赤井秀一无奈道,“那你的腿伤怎么回事?”


    朱蒂神色明显僵硬了一下,语气不明的说道“詹姆斯不是已经都告诉你了吗。”


    “我想听你自己怎么说。”


    “我没什么想说的”,朱蒂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玩弄着前面的头发,“对了,秀,知道我死的时候,你哭了吗?”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好奇啊,我还没见过你哭呢。”


    “朱蒂”,赤井秀一看着朱蒂突然温柔了起来,“我会保护好你的。”


    朱蒂看着他一下子笑了起来,冲他眨了眨眼,“别那么认真嘛,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我总不能永远跟在你身后吧”,就算我想永远站在你的身后,你也不会永远站在我前面啊,说完朱蒂的眼泪就突然掉了下来,赤井秀一伸手想给她擦掉,朱蒂却躲开了他的手自己擦掉了,“这次任务我会完美完成的。”


    赤井秀一收回他的手,从桌子上拿了两张抽纸递到了朱蒂手上,“朱蒂,小心一点,保护好自己。”失去的感觉并不好受,别让我失去你。


    “我当然会好好保护自己的”,朱蒂笑着说,我以为我们分手之后还可以做很好的朋友同事的,还可以彼此信任,相互帮扶,可你什么都没告诉我,那我留在你的身边,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处吧,“做完任务我就归队了,抓捕贝尔摩德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然后又补充道,“我可是把最重要的任务,都托付给你们了哦。”


    赤井秀一还想说什么,朱蒂却开始赶他出去,走之前赤井秀一偷偷把窃听器又安在了轮椅上,回房的时候,时间快两点了,柯南都已经困得不行了,看到他回来了,说了一句“半夜去女士的房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就倒头睡了。


    第二天一早朱蒂就让青木把轮椅整个查找了一遍,把秀一安的窃听器给扔了,顺便退了房,然后让青木去了另一个地方,自己独自来了一家餐馆。没多久,詹姆斯就到了。


    詹姆斯到了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优盘递给朱蒂,“这是你要的资料。”然后整理好大衣才坐下。


    “詹姆斯,卡尔怎么突然回国了。”朱蒂接过优盘装了起来,“伦敦那里本来已经快要布置好了,是他察觉到什么了吗?”


    “不是伦敦那里出问题了,是日本这里,凯里在调查资料的时候不小心泄露了踪迹,卡尔发现后暂停了伦敦的计划”,詹姆斯说到这里看了朱蒂一眼,迟疑道,“朱蒂,凯里暴露后卡尔势必会对你们有所怀疑,如果他知道你不是若拉,到时候,我怕。。。”


    詹姆斯重重叹了口气,“其实现在我们已经掌握到初步的证据,虽然还不足以定罪,但只要能顺利起诉,之后控制住人,后续的工作就没有问题,你没必要这么冒险,怎样还是应该和赤井商量一下。”


    朱蒂听到赤井的名字愣了一下,然后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这件事请务必对他保密,现在正是扫尾的关键时期,我不想他因为别的事情分心”,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已经做好了很多计划了,放心,而且,卡尔那件事是小事不是吗,我只是过去进行简单的确认而已,又不需要做什么复杂的工作,你就当给我放个假好了。”


   詹姆斯一脸惊讶的看着朱蒂,“朱蒂”,朱蒂朝他做出嘘的动作,然后故意放大了声音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最近你们都很忙,但我真的对你们现在的工作不感兴趣啊,放走了她我很难过,现在感觉很累,我现在想休息一下可以吗。”


    詹姆斯知道了她的意思,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既然如此,朱蒂,那你就暂时去伦敦吧,就当休假好了。”


    “太好了!我们吃饭吧。”

3

赤井秀一再次见到朱蒂时,距离朱蒂失踪已经过了两个月了,他们在日本的工作也已经快要完结,平次邀请柯南去大阪游玩,他也被柯南叫着一起去了。

    也许每个城市的夜晚都差不多,到处都是喧嚣的灯光、人群,和叶和小兰拉着平次他们去挑选面具了,柯南随手拿起来桌上剩下的那个面具递给了他,“要试试吗?”

    他想了想接过了面具,“为什么给我这个面具?”

    “这不是就剩下这一个吗,”柯南满不在意地笑道,“狐狸也挺配你的啊。”

    赤井秀一在脸上摆弄着面具,突然从面具里看到了一个形似朱蒂的女人,准备叫柯南却发现他们几个人刚刚出去了,只能匆匆忙忙放下面具追了出去。

    他不敢高声喊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任务,人潮拥挤,转眼他就失去了她的踪迹。赤井秀一不死心的又找了两圈,结果依旧什么也没找到,最后接到柯南的电话才回到旅馆。

    旅馆外面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样子,昏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穿着黄色外套的女人,赤井秀一从她旁边经过没忍住多看了两眼,那个女人熟练的抽出香烟点上,歪了歪头询问到,“你看我干什么,有事吗?”

    赤井秀一发现她不是朱蒂怅然若失,摇头道,“抱歉,我认错人了。”赤井秀一走后那个女人接了个电话也走了。

    第二天,他们去爬山的时候赤井秀一总觉得有人在看他们,不过一直没有发现是谁,出于安全考虑,第三天赤井秀一没有跟着柯南他们,自己留在了旅馆。

    晚上的时候,柯南他们和一对陌生的男女一起走了进来,那女的长得很像朱蒂,感觉很像又不是很像,最不像的是头发,她的头发是及腰的白金色,温柔的大卷,也没有戴着什么眼镜,最重要的是坐着轮椅,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帅哥。

    “我邀请你们吃个晚饭吧,今天真是多谢你们了,不然我今天晚上可能就要在警察局过夜了。”坐在轮椅上的人说道,“请不要拒绝我,我可是会因为你的拒绝而伤心的哦。”

    “可是我们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小兰想了想还没说完,柯南就抢着说,“那就让冲矢昴先生一起吧,白石小姐不会介意的吧。”

    “没关系,一起来吧,那我先上去换个衣服,你们也整理一下吧,我们就在旁边的这家餐厅可以吗?”白石小姐明显开心了很多。

    众人也没有意见,于是都回到自己的房间整理放置物品,柯南回到了他和赤井秀一的房间,赤井秀一等他关上门才开口说话,“她回来了?”柯南点了点头,“不出意外的话是,大概率在做任务。”然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一会大家就都在餐厅聚集好了,柯南给他们介绍了彼此,赤井秀一依旧是和气的冲矢昴的样子,白石小姐来自伦敦,名叫若拉威廉姆斯,日本名字是白石惠子,旁边的先生是她请的复健医护人员,名叫安格斯史密斯,日本名字是青木太一。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冲矢昴问他们怎么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小兰他们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叹息道,“其实西条小姐也真是可怜,如果她能早点看清东古先生的真面目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了。”和叶点头附和道,“是啊,东古先生明明就放不下西川小姐还和西条小姐结婚,婚后也不知道好好对待眼前人,我看,西条小姐已经被逼疯了。”

    白石小姐闻言放下刀叉,喝了口茶不认同道,“就算这样,西条小姐也不该杀人啊,她还试图栽赃给路人,我这么说可不光是因为我就是那个倒霉鬼哦,西川小姐在她最美好的年龄逝世了,永远的留在了东古先生心里,西条小姐明明知道这件事,却还是选择嫁给东古先生,不得不说她是不明智的。”

    “可是,西条小姐当初那么爱东古先生,如果最后东古先生真的爱上她就好了。”小兰遗憾的说道,白石小姐闻言笑了起来,“小兰你真像一个孩子,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因为死了,所以一切都保留在最美好的时候,所以以后无论是再遇到谁,都会觉得不如当初,所以,西条小姐是等不到东古先生的。至少,西条等不来东古。”

    “这么说,东古先生也可以算是自作自受吧,西条小姐那么爱他的时候不知道珍惜,最后还那样对西条小姐,西条小姐真的蛮可怜的诶。”和叶还是比较赞同小兰的。

    白石小姐无奈道,“或者,如果西条小姐不曾遇到东古先生就好了。”说完,三人一同叹了口气。

    柯南在旁边没敢吭声,默默的吃了口饭偷看了一眼赤井秀一,平次和青木一直在聊某个小说家新出的侦探文。赤井秀一脸上虽然还一直挂着微笑,但早就放下刀叉不吃了,慢吞吞喝着酒。